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网 > 体育

至尊透视眼 第四十二章:古玩交流会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0:08

至尊透视眼 第四十二章:古玩交流会

不过苏哲的猜测是错的。

李全带着他们几个往商场右边步行大概一百米,有一栋以大理石装修着门口,里面房子外墙有橙色加灰白色瓷砖装修楼房。

大概有两百平方,加上门口进去的小院,还要大一点。

“今天的古玩家交流会是在这里举行。”在一名下人的带领下,李全边走边跟苏哲介绍。“这里的会长叫金大班,是个彻头彻尾的古董收藏家。这栋房子是他在关公庙其中一家,里面陈列着很多死人的玩意。”

“真亏他对着这么一堆死人的东西,夜里还能够睡得着。换我,夜里肯定会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摸我的头。”

大家笑起来。

魏德刚笑着鄙夷道:“老李,你就这点出息,完全与你那体形不相符合呀。”

“你可别笑话,难道那些古董不是死人留下的东西呀。而且这事情真发生在我身上,我到现在都不能释然。”

“老李你就吹吧。”

李全不满道:“嘿,老魏你还记得我那死去的老爷子不,他生前同样喜欢收藏古董。去世后,有一天我回家睡觉,整晚都感觉到有人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时而又叹气,吓得我那天晚上一宿未睡。所以有过那天的经历,第二天我就搬到外面住。”

李全说得煞有其事,这次魏德刚就没在取笑。像这种鬼怪之说,科学说明是不会存在。但国人对迷信这点不可能完全消除,而且李全说的也对,古董都是死人留下的东西。家传下来的更是少,大部分是从墓地挖出来,谁知道有没有沾着邪气。

进入房子,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从外貌年经看来,都在四五十岁左右。总共五个人,有三个穿得是休闲装,另外两个穿着唐装

,一红一黑。因为身材并不壮硕,有点道骨仙风的感觉。

其中一个手中玩弄着两个玉球,在看到李全进来,连忙走过来招呼道:“老李,你们几个怎么这么迟?还以为你们今天都不来了。”

李全抱歉着:“中午有事耽搁,加上一路过来,正逢交通高峰期,迟了点,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接着李全回过头跟苏哲介绍道:“这位是古董协会的会长金大班,这位是苏哲,我刚认识的兄弟。”

金大班在苏哲身上打量着,心里有点疑惑。魏德刚、陈象、郭涛三个他有见过,苏哲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他的年轻怎么看都是二十出头,不明白李全今天为什么会带他过来。

古董鉴定这行流行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来说,年纪越老的古董收藏家,资辈是最高。年轻人,个个都在为生活打拼,哪有上了年纪的人那个闲情逸致。况且收藏古董可不是市场的贸易买卖,没有一点身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收藏得起。

不过苏哲是李全带过来的,来者是客,金大班没有其它想法,只当他是跟着李全办事,顺便过来的。

招呼李全几人坐下后,金大班继续去忙着招呼其他人。

苏哲发现,他们几个进来后,另外四个人只是抬起头往这边看一眼,接着又顾着做自己的事。苏哲从他们眼中看到嘲讽的表情。也难怪,李全和魏德刚都是商人,平时又是接触赌石这行多,至于古董,恐怕是门外汉。

苏哲就更不用说,根本分不出什么是古董、仿制品、现代工艺品。

苏哲侧过头,低声问:“李哥,另外那四个人是谁?”

李全抬起头往前面看一眼说:“那个穿着白色袍褂的叫高刚,做古董生意。不知你有没有听过墨子斋,全国有不少分店,就是他旗下的店。”

苏哲摇摇头。

“站在高刚旁边的是马玉则,做房地产生意。房地产都是暴利生意,这几年赚了钱,于是就学别人当收藏家。不过,再怎么装文雅,依然掩饰不了他暴发户的象征。”

李全显然对那个叫马玉则的有点意见。苏哲想了下就不觉得奇怪,李全是睿悦集团的执行总裁,旗下都有房地产。所谓同行相忌,对马玉则印象不好是理所当然。

“靠门口那个国字脸,我也不认识,以前几次什么交流会都没见过他,应该是刚让老金忽悠过来的。”李全接着介绍,“至于最后那个,别看脸相挺年轻,事实上已经七十多了。拿枪杆子出身,前几年刚退下来。真实名字不知道,这里的人大部分叫他钱老。出门有警卫兵,来头绝对不小。”

苏哲顺着目光望过去,正好钱老目光也看过来,俩人相互间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没过多久,又有三个人进来,后面跟着进来的金大班开口道:“人已经齐了,今天的交流会就开始吧。”

苏哲不懂古董交流会的主要意义是什么,碰了下李全悄声问:“李哥,交流会都是干什么的?”

“就是大家各自拿出一些古董让其他人鉴定,然后老金会安排一场拍卖会。拍卖的物品有好有坏,就看大家的眼光。”

苏哲对李全最后一句话比较感兴趣,沉吟道:“如果金会长安排拍卖的东西有赝品,那买的人岂不是亏大了?”

李全摇摇头:“这个倒不会。今天来这里的都是熟人,老金做为古董协会的会长,拍卖的东西都是在场的人带过来的。如果有人拍到,他从中收取一点手续维持协会的运作。偶尔他也会拿出几件别人委托拍卖的物品,这类物品都是经过鉴定,几乎不会存在赝品。”

苏哲想了想,觉得他刚才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时,在场的几个人各自拿出他们今天带来的东西,至于苏哲是跟着李全过来看热闹的,肯定没有东西带过来。倒是他见到李全从包里拿出一个绿色的鼻烟壶,看着像是老坑玻璃种做的。

“李哥,不是古董交流会吗,怎么你拿个翡翠出来了。”

李全笑了笑说:“老弟,这你就不懂了。这个鼻烟壶是用老坑玻璃种制造,但是有点年份。这东西以前是我死去的老爷子收藏的,今天就拿过来充下数。”

“李哥,能给我看下不?”

李全递过来,苏哲拿在手里前后翻过来看了几眼。突然间眼睛传来干涩的情况,苏哲以为是做完手术,眼睛使用过于疲惫,用手擦了擦。

不过是越擦越干涩,想了会将鼻烟壶挪开一点,干涩的情况稍微减弱。

“难道这鼻烟壶有古怪?”

思索片刻,苏哲将透视眼开启来,顺着鼻烟壶渗透进去。这枚鼻烟壶用的老坑玻璃种,翡翠的色翠得通透。结构细腻,几乎没有一点杂质,水头足。不管怎么看,这枚鼻烟壶都是价格不菲的物品。

苏哲刚才听李全说是件古董,再看久一点,好像发现一点异样。

树有树的年轮,玉有玉的年份。

翡翠可能与古玉有些不同,不过真有年份,在翡翠本身会有着细微的变化。老坑玻璃种近来苏哲摸过不少,但是手中这枚鼻烟壶的光泽润滑度,更让人觉得有手感。

从透眼视传来的判断,苏哲只能将手中这枚鼻烟壶判断为明代以下,清朝顺治前的东西。

透视眼能够判断古董年份,对苏哲今天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收获。他没想到异能还有这个功能,如果真是那样,日后就可以多一条发财的道路。

不过在心里同样轻声感慨,之前以为有透视异能,根本不需要学习,钱就会滚滚进来。如今看来,哪怕真有这个优势,还是要继续学习。如果一味的赌钱而不懂辨别,这样与暴发户没什么区别。

将鼻烟壶递回给李全,苏哲又往其他人手中拿出来的东西看了一眼。

高刚拿出的是一个青花釉里红的花瓶,瓶身纹着几朵祥云,有青鸟在上面飞过,还有一只火凤凰昂着头在鸣唳,仿佛正准备涅槃重生冲上九宵云端。

马玉则拿出来的是一个砚台,从外面看着有些年份,至于是哪个朝代留下来的苏哲没有仔细看。毕竟砚台从很早就有,哪怕是如今还存在。

另外几个人拿出的分别有铜器、玉皿、字画,不过最吸引苏哲的还是钱老拿出的一个黄色的盒子。上面的盒子写着几个笔劲有力的毛笔字。苏哲眼力还算好,能够认出那几个字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苏哲有点奇怪,心经是很常见,难道是哪个朝代名家的手抄本?

想了下苏哲用透视眼渗入盒子,里面是一个卷轴。苏哲的透视眼无法看到最里面,不过外面两层写着“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的字样,应该是像盒子上面写的是《心经》内容。

苏哲想再确认下到底是谁的手笔,但是卷轴是卷起来的,恐怕是穿视眼都无法看得透,唯有等接下来他们逐个介绍完,到时等钱老将盒子打开,再仔细看。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要预约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预约专家号
沈阳脑康中医院怎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需要预约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