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网 > 美食

血荒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7:41

1.妇产科手术室外日内

赵某在走廊外走来走去,不时抬头望着手术室的门口,门口挂着白色的布帘。

猛地手术室的门被拉开。小刘医生走出来。

小刘大声地:谁是402床的家属。

赵某站到她面前。

赵某兴奋地:医生。生了吗。

小刘递给他几张发票。

小刘焦急地:快去交钱,急需400毫升的O型血。

赵某接过发票,往收费口跑。

2.收费处日内

赵某将发票从窗口递了进去。

女医生:500。

赵某从衣袋掏出一个小本本。

赵某上气不接下气地:医生,我有献血证。

女医生看都不看一眼。

女医生冷冷地:这个证只有本人用血才免费,亲属只免议价部分,但是还要收成本价。

赵某又往外掏出一个献血证递了进去。

赵某骄傲地:这是我老婆的,她是病人。

女医生看了看。

女医生:先交钱,然后到院办公室开证明,找医生签字,拿上你的身份证、病历、手术通知、无偿献血证,然后到卫生局盖个章,再到血站办理退款。

赵某没法,掏出钱来一数,正好五百。递了进去。

画外音:

赵某:怎么办,钱都交住院费了。今天星期天,卫生局不上班。

.妇产科门口日内

小刘医生再次走出来。

小刘焦急地大喊:402床。

赵某急匆匆从拐角跑来。

赵某急喘喘地:医生,交,交了。

小刘:不行,大出血,我们医院没一滴血了,你快跟我去采血站看看。

赵某,小刘急跑出来。(淡去)

4.采血点日外

商厦大门口,一辆白色采血车停在街边,六个身穿白衣的医生一排坐在白色账逢下,账逢外摆着宣传板,板上黑布红字。桌子上蒙着一块大黑布。摆着一个话筒。

小刘与赵某从白色出租车上急步冲到医生们面前。

小刘:有1000毫升O型血吗?我院妇产科难产急需。

男医生无奈地:一个上午了,没人献血。

赵某一听,对着人群,急忙拿起话筒。

赵某声泪俱下:我老婆难产大出血,求求大家,救救我老婆孩子吧。

立即围上来一群人。其中一个男青年用手一指商厦门口。

男青年:大哥,你运气来了,那些穿制服的,你要他们献血去,他们献血还有长假休息呢。

女青年:对,还有你面前的医生们,他们为什么不献血,不是说献血还有利身体吗?

赵某猛地转身向医生们跪下去。

赵某哭:医生,行行好,救救我老婆孩子吧。

医生们无动于衷。

赵某见此,又爬起来往男青年指的那群人跪下去。

赵某大哭:同志,行行好,救救我老婆吧,她在医院急着喝血。

那群公务员象躲瘟疫一样擦着大厦墙根溜走了。

男青年:看看,什么素质!吃百姓的,拿百姓的,还不为百姓服务!

女青年大喜地:大哥,快看,市长带着许多当官的往血车走来了。

赵某迅速掉转头往女青年所指的那群人跑去,跪下。

赵某嚎啕大哭:市长,救命啊,我老婆难产大出血,要喝血才能活命。

市长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把头凑近市长。

中年男人小声地:段市长,秘书打电话来,说是局里有急事,恕我不能相陪,先走一步。

段市长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迅速溜走,好几个人也跟在他屁股后,溜进了街边的奔驰车里。

段市长身后的一个小伙子小眼一眨,迅速打开手机。

小伙子:喂,什么啊,煤矿出事了,要段市长快去。

小伙子关了手机。

小伙子对着跪在地上的赵某说。

小伙子:对不起,煤矿出大事了。段市长没时间献血。你自己想办法吧。

小伙子推开围堵的人带着段市长突围了出去,坐车跑了。

赵某绝望地:我老婆孩子只有等死了啊。

男青年突然挽起袖子。

男青年:我是O型血,抽我的吧。那是一群喂饱了不知感恩的野狗们。

人群里又有好几个男女青年都拥上来献血。医生们急忙拿针管抽血。

赵某赶快向着这些人磕响头。

赵某泪水涟涟:好人啊,菩萨会保佑你们的。

小刘迅速用一个黑塑料袋装好血袋。

小刘对着赵某:快,付钱。

赵某傻了。

赵某难堪地:我没钱了,我有两本献血证,我和老婆的,一共1400毫升血。

那几个献血的青年冲到桌前。

男青年愤怒地:血是我们献的,无偿的,为什么还要他交钱。

采血医生将小刘手里的血袋抢了过去。

采血医生:血站有规定,采到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