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网 > 时尚

那儿凉快那儿待着古法消夏一二则情感生活资

发布时间:2019-10-09 15:27:39

那儿凉快那儿待着 古法消夏一二则情感生活资讯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大暑,六月中……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大也。”二十四节气中的“大暑”将至,终于也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期。习惯出门举伞避日,进门空调风扇,我们早被剥夺了与自然坦诚相待的机会。然而炎炎夏日,如果没有大假以外出避暑,又该如何消解京城里的炎炎热气?不妨试试从古人处觅良方。 心宁无一事,便到清凉山 凉殿、小楼、水亭、敞室……这些曾是中国人专为夏天而设的消暑居所,或临水而筑,或四檐俱敞,配上点“风递幽香入槛来,枕簟全无暑”的小词儿小曲儿,一时无两,清凉无汗,风流至极。 烈日炎炎,除了借助各种假期,挪动我们唯一超越古人行路速度的四轮大机器去山中、海边与大自然抢阴凉,似乎就只剩轰隆隆地大开空调这一条路可走——或染了一身空调病,却还得担着破坏臭氧层的骂名。像莎士比亚那样用“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来跟情人献媚讨巧已不再恰当了,即使你加上下一句“而你比它更美”,她或许会回你:“而你比它更热。”一年比一年热的夏天固然带来了“酷热经济”“懒人经济”等消费方式,却不能直接改变人体可以承受的各种不适。据说,有16%中暑的人与不良情绪有关,这在医学上被称作“情绪中暑”或“夏季感情阻碍症”。忽而今夏,大暑来临,从生理到心理,消夏到底有多难? 回溯到一千多年前,有个写实主义诗人白居易,不仅关心长安米价、贵妃霓裳,还是个和你我一样对夏天有着浓厚情绪的人。他曾写过一首《苦热》:“头痛汗盈巾,连宵复达君。不堪逢苦热,犹赖是闲人。”发了牢骚,又写了首《消暑》:“何以消烦暑,端居一院中。面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有人怀疑,古代是否比现在凉快?根据竺可桢于1972年发表的论文《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隋唐时期是中国的第三个温暖期,持续约400年。白居易所生活的唐玄宗时代,宫里可以种梅树和柑橘,扬州首次出现双季稻,最高年气温比魏晋南北朝高3℃,比今天也要高出1℃左右。可见古人苦夏,犹甚于今。 魏晋年代似乎凉快了点,可才子嵇康还是在《养生论》里说:“……更宜调息静心,常如冰雪在心,炎热亦于吾心少减,不可以热为热,更生热矣。”所以根据更有丰富避暑经验的白大师建议,端坐院中,室空心静,配上浮瓜沉李、雪槛冰盘,即使酷暑的夜里,“天河只在南楼上,不借人间一滴凉”,也可由此做到心静自然凉。这不仅是生理的适应,亦是一种由心而生的乐观态度,任由它夏虫噪鸣,任由它汗流浃背,闭目养心,露台亦可当庭院。在高楼还没有那么密集的年代,谁都有过摇着蒲扇随爷爷奶奶在大槐树、路灯下乘凉的经历。星空,萤火,听书,下棋,北冰洋汽水,大兴沙瓤瓜,王家的小土狗,李家的鬼故事……懂得悠闲消夏的每一张脸,都似曾相识,也都渐行渐远;今夏,可试着一一找回来。消夏,不过就是那儿凉快,那儿待着去。 TIPS世说新语 《槐荫消夏图》 原载《历代名笔集胜册》第一册。曾经明黔宁王沐磷、清耿昭忠收藏。此画无款,旧题签为王齐翰作。 当年的名士消夏之法,坦胸赤足而卧,闭目养神,怡然自得,榻侧置雪景寒林图屏风,条案上罗列香炉、蜡台及书卷什物。画中人物、床榻、条案、文房清玩刻画入微,细微处颇显当年名士们的风流与生活情趣。 古法消夏碰撞 中国和日本是最有东方智慧及养生文化的国家。在与漫漫岁月温柔轻抚和细碎对话中,长年游走于这两个国度的作家舒国治、美食家田井典子又将怎样遵从各自的传统、悠哉安然度过这个盛夏? 人物简介 姓名:舒国治 职业:作家 1952年生于台北。原籍浙江。是60年代在西洋电影与摇滚乐熏陶下成长的半城半乡少年。70年代初,原习电影,后注心思于文学,曾以短篇小说《村人遇难记》备受文坛瞩目。1983~1990年,浪迹美国7年,此后所写,多及旅行,自谓是少年贪玩、叛逆的不加压抑之延伸。而文体自成一格,文白相间,简淡中深富雅韵,论者咸认与他的清简度日有关。常人忽略的清苦生活之美,最受他无尽窥探与咏颂。着有《理想的下午》《门外汉的京都》《流浪集》《台北小吃札记》《穷中谈吃》等。京都处处有水,看水的蜿蜒流转,仿佛生命之河在流淌。

赤峰好的男科医院
临沧治疗白斑的医院
泰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赤峰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临沧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