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网 > 健康

偷瓜记

发布时间:2019-07-12 19:44:29

前段时间回老家的时候,听村里大喇叭上奏哀乐,这是我们那边新的民俗文化之一,就是遇到家里有丧事的不再挨门挨户的去报丧,而是用这种新设备通知四乡八邻的亲友们,我问母亲:“我们村谁又老了?”母亲回答说是村北头的四大爷,而后母亲怕我不记得此人,又加上一句,就是原来生产队看瓜的,今年八十多了,他小时候还抱过你呢。

“哦。”我猛然想起那个老态龙钟的一个老人模样,母亲说得不错,我记得此人。说起来自从我上高中开始,已经近三十年不在村里常住,年轻的后生媳妇儿也就是附近的还算熟悉,而上岁数的在农村风吹雨打,样子变化很大,有时候在村里遇到给我打招呼的,我都是下意识回以微笑,但一点也不认识人家了,可是今天这个故去的老人却是在我脑海里印象很深,他是我在村里上学阶段最主要的敌人之一呢。

说起来也算是我幼小顽劣,上小学时候有一批和我差不多的同学都习惯于做些家长老师反对的事情,比如说和邻村小孩打架,比如说夏天去远处的水库游泳,再比如说去村里种瓜养杏的地方去偷瓜摘杏之类的坏事,当时小学五年,开始时候我们算是跟着大孩子瞎混,三年级之后我就有点孩子头的样子了,虽然我个子算不上高大,力气也只能列为中游,但有一个好处就是我胆子大而且智商高,不少村里年龄比我们大许多的都中过招。我对于一些调皮捣蛋的花招具有颠覆性改革,这个四大爷当时在村里负责看瓜园,那个时候属于工分很高、根红苗正才能干的职业了。

春夏之交开始就陆续有脆瓜、笨瓜、甜瓜之类的成熟,原来偷瓜讲究隐蔽,慢慢的从靠近瓜地的池塘里潜过去,摘到成熟的瓜后就果断撤退,虽然也偶有得手,但成功率不高,曾经有两个可怜的小伙伴刚从水里钻出来,就发现四大爷笑吟吟的站在他俩跟前,给抓了个现行,可怜的娃呀,被逼着每个人吃了俩不熟的甜瓜,要知道甜瓜没熟之前的味道可是苦的要命呀,俩傻瓜被释放后哭的死去活来,以后再也不敢接近瓜地半步。

据说这两位一直到现在都不吃甜瓜,可以想象当时的心理阴影有多大。当时在四大爷的震慑下,我们那个团队几乎都不敢越雷池半步了。后来我想了想办法,采取了引蛇出洞的策略,先让三四个跑得快的同学先故意在池塘里弄点动静让四大爷发现,等他追过来的时候就往回游,他肯定会到池塘对面去吓唬你们,只要他离开瓜地,我们几个就大摇大摆从篱笆门里进去,专门找成熟的甜瓜,连吃加拿,再弄点动静让他发现,发现老巢被抄,他必然赶回来,那个时候水里的哥们就从从容容在对面上岸,和我们汇合分瓜吃了。

不能不说我这一招让四大爷吃了大亏,那天晚上我们村里不少人听到村口大柳树上传来的拷打声,四大爷的声音:“我揍死你,再让你偷我的瓜!”然后是鞭子抽打的声音,同时一个声音在求饶:“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打我了。”四大爷一点也不可怜人,仍是鞭子的声音,啪啪作响,同时伴随他的怒吼:再让你偷!我偏不饶你!这个事情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说是白天四大爷抓住俩偷瓜贼,给捆到大树上抽打了半个小时,差点给打死。家里大人开始警告我们这群小孩,说以后绝对不准再去接近那块瓜地,免得被那个疯子给抓住狠揍。

我开始的时候也担心不小,不知道那个同伴落入了敌手,但是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抓贼要脏,除非当场被擒,一般跑了就在不追究,否则我们也不会这般大胆,但下午去偷瓜的同学都没事呀,那晚上被揍的人能会是谁呢?第二天我特意去看了看现场,那棵据说绑人的柳树上有一块塑料纸,而且被抽的遍体鳞伤,刹那间我明白了四大爷的诡计,肯定这个老家伙一人扮两角,根本没有什么被逮住的贼。

再到后来,四大爷养了一只狗,用来守护夏天逐渐成熟的西瓜,那厮倒是不咬人,但就是耳朵太灵,稍微一靠近就汪汪乱叫,瓜地短暂的安全了一段时间,四大爷在村里走路也开始挺胸抬头,对我们这帮小孩有点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高傲,我们远远看着西瓜慢慢滚瓜烂熟,心生痒痒,后来又是我的主意,趁四大爷睡午觉,在馒头里加了一个鱼钩扔给狗,那畜生吃馒头的时候被鱼竿勾住嘴,眼看我们进去抱了几个西瓜却丝毫叫不出声音,也算报了我们的一箭之仇,不过这个事情最后没有和平解决,四大爷告到了学校,我们在夏日炎炎中被罚站了一下午,于是又惹起了我们之间的另外一场“江湖恩怨”。那就另文再说吧。

后来联产承包责任制推广以后,村里就再没有这片瓜地,四大爷也就继续做自己的农民,再后来转眼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我回家的时候碰到他每次都跑过去打声招呼,老人也每次对我都很客气,现在他老人家离去了,心里有点伤感。

日常生活中怎么预防前列腺结石的产生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癫痫手术后的饮食怎样选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