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平谷信息网 > 娱乐

床板下的骇人女尸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14:06

胡斌和张圆圆来阜城度蜜月,由于火车晚点,到达阜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了。他们走出车站后,就住进了站前旅社的306房间。  一进房间,张圆圆就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随手将包扔到对面的地下,便一头倒在了床上。  “啊,总算到地方了,这一路把我颠的!”  “颠啥了,咱们一路坐的都是卧铺,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让你把着。”胡斌在一旁发起牢骚。  “瞧你那小心眼儿吧,女士优先的道理你都不懂吗?”张圆圆反唇相讥,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行,你们女士优先,可这两千多公里的路程从四川到辽宁,你咋也得让我躺一躺吧?”胡斌说。  “我不是来月经了吗,你一个做丈夫的应该体谅嘛,别跟我计较才对。”张圆圆从床上起来,扎在胡斌的怀里撒起娇来。  “行行,我不计较,咱俩去洗个澡,早点睡,明天一早还要去部队看我那些战友呢!”  胡斌和张圆圆洗完澡,俩人儿就躺在了床上。胡斌搂着张圆圆,不停地亲吻着她:  “圆圆,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带到阜城来吗?”  “当然知道,不就是你在阜城当过几年兵吗?”  “你说的没错,不单单如此,我是真的喜欢上了阜城。在我退伍的这些年里,我非常想念这里的人,想念我部队的战友!”  “是啊,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他们,我这心里就激动不已!”  “瞧你那傻样吧!”张圆圆伸出手来,在胡斌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然后把头埋在胡斌的怀里,闭上了她那对美丽的大眼睛,想象着明天见到胡斌战友们的情形……突然,张圆圆睁开了眼睛,皱起了眉头,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屋里哪来的臭味儿?”  “我也嗅到了,是不是这屋里有死耗子啊!”  于是,胡斌打着灯,他俩就在这屋里开始搜寻起来。可是他俩找遍了屋里的犄角旮旯,也没有看见耗子的影子。  “奇怪了,会是啥玩意儿这么臭?”胡斌自言自语地说。  “管它是啥呢,你赶紧去找服务员,这屋里还能住人吗?”  “是,我这就去!”胡斌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胡斌把女服务员找来了。女服务员也在屋里寻了个遍,也是一无所获。  “看看这床板下面有没有?”张圆圆说。  “这床板底下能有啥?”女服务员有些不高兴了。  “掀开看一看又费不了多大的劲儿,我来掀!”说完,胡斌撩起被褥,掀开了床板。就在这时,床板下面的箱子里,一具一丝不挂的女尸呈现在眼前,吓得张圆圆和女服务员“妈呀”一声惊叫起来,就连胡斌也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手一松,床板又扣了回去……  “快,快报警!”胡斌急切地说道。  “报,报什么?”女服务吓得浑身直哆嗦,有些不知所措了。  “报警!”胡斌又加重了语气,重复了一遍。女服务员这才如梦初醒,撒腿就往外跑……  二  早上,周大康开着警车去上班,8岁的鹏鹏追了出来,冲着车里大声地喊着:“爸爸,别忘了我的生日,给我带个大蛋糕回来!”  周大康从车里探出头来,朝儿子摆了摆手:“忘不了,快回去吧!”说完,警车一溜烟地走远了。可是这一天碰巧发生了金柜被窃案,周大康一直在现场忙乎到晚上七点多,他把儿子生日的事儿早就忘到脑后去了。待晚上快八点的时候,周大康回家推开门,鹏鹏迎了上来:  “爸爸,你给我买的蛋糕呢?”  这时,周大康才回过味来,一拍自己的脑门儿:  “糟糕,我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鹏鹏一看爸爸两手空空地进了屋,马上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爸爸不好,爸爸说话不算话……”  周大康蹲下身来,把鹏鹏抱了起来:  “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对,爸爸不应该忘了今天是鹏鹏的生日,走,跟爸爸去买大蛋糕!”  周大康放下鹏鹏,拉着他的手就要往外走,妻子安妮从厨房走了出来:  “都要吃饭了,你们干嘛去?”  “买蛋糕去!”周大康答道。  鹏鹏高兴了,破涕为笑,蹦蹦跳跳地随着周大康下了楼……  安妮已经做好了饭,并把饭菜摆上了桌,只等父子俩回来就可以开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安妮坐在饭桌前耐心地等着。一个小时过后,周大康父子俩回来了,鹏鹏首先破门而入,手里还举着一个玩具汽车,一进门就兴奋地喊了起来:“妈妈,你看,爸爸还给我买了大汽车!”  周大康手里拎着一个大蛋糕也进了屋,并把蛋糕放在饭桌上。  “上桌吃饭吧!”安妮这样招呼着。  一家人围在桌前,周大康开始往蛋糕上插蜡烛,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他操起手机:  “喂,我是周大康!”  从手机里传出一个急切的声音:  “大队长,站前旅社306房间发现裸体女尸,请你马上赶到现场!”  “好,我随后就到!”  打完电话,周大康歉意地朝妻子笑了笑:  “对不起,我又不能陪你们一起吃饭了!”  “这是啥事儿啊,连饭都不让人吃!”安妮抱怨道。  “没办法,谁让我干上了刑警这一行呢!”周大康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路上,周大康驾驶的警车不断地鸣响着警笛,风驰电掣般地朝着火车站方向疾驶而去,不一会儿就赶到了站前旅社。  周大康到的时候,蒋文涛他们正在勘查现场。看见大队长来了,蒋文涛迎了上来,他简要地汇报了勘查的情况后说:  “犯罪嫌疑人在现场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看来这是一个狡猾的家伙,反侦察能力特别强。不过我们试图从女尸身上找到突破口,我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猎手斗不过一只狐狸!”  “同志们要仔细勘查,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  “看来今晚又要辛苦大家了,告诉同志们,勘察结束后,我请大家吃夜宵!”  三  清晨,朝霞映红了半边天。周大康站在办公室的大玻璃窗前,看见外面冉冉升起的旭日,不禁心潮起伏,随口吟诵起毛泽东的一首诗:  东方欲晓  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  风景这边独好  ……  这时蒋文涛推门而入:  “大队长,好兴致啊,大清早就在这儿吟起诗来了!”  “你知道这是谁写的诗吗?”  “不知道,就觉得耳熟。”  “你这小子,连毛主席的诗你都不知道?你呀,中学就学过的,看来你把老师教的东西都就饭吃了!”  蒋文涛嘿嘿地傻笑,周大康觉得眼前这位同志也是蛮可爱的。  “说,找我有事吗?”周大康问道。  “根据你昨晚的布置,各路人马都已经开始行动了,估计技术科的结果也很快就会出来,我想,我们离破案不会太远了。”蒋文涛说道。  “很好,我们要力争最短的时间侦破此案,这也是市委田书记和市局王局长给我们的指示。”周大康说。  周大康回到办公桌前坐下,也示意蒋文涛坐下来说话,蒋文涛坐在了周大康的对面。  “文涛,说说你对此案的看法。”周大康给蒋文涛倒了一杯水,蒋文涛接了过来。  “我觉得被害人可能是本市农村人。”  “何以见得?”  “我也是凭直觉,当然这不一定对。”  “没关系,说出来供参考也好嘛!”  “我在查看尸体的时候,发现箱子里有一小块儿纸条,好像是从小学生作业本上撕下来的,上面有‘阜蒙’二字。我在寻找其余部分,就找不到了。我想,这‘阜蒙’二字不就是阜蒙县吗?”  周大康喝了一口水,点点头:  “有道理,接着说!”  “我把纸条带来了,大队长您看!”蒋文涛把纸条拿出来放在了桌上,周大康拿在手上看了又看,看的十分仔细。  “这两个字好像不是小学生写的,是大人的字体。”周大康看着纸条说。  “对,我也这么认为。可纸条上的内容是什么呢?是收据,还是借条,总之与金钱有关联。”蒋文涛说道。  “借条也好,收据也罢,这对我们都不重要,只要抓住凶手,一切都会清楚。现在的关键是要弄清楚死者的身份。”  “死者的身份找到了!”侦查员陆阳走了进来,抓起蒋文涛的水杯喝了个精光。  “你也不问问,抓起来就喝呀?”蒋文涛假装生气地说道。  “我管那么多呢。渴了就喝呗!”陆阳也不瞅蒋文涛,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行了行了,别扯闲磕了,快说,怎么找到的?”周大康显得很兴奋,急于想知道的表情。  陆阳坐了下来,瞥了一眼身边的蒋文涛。  “你瞅我干嘛,快说啊,还卖什么关子!”蒋文涛催促道。  “是这样,我和林辉在站前旅社查阅旅客登记簿时,找到了当天306房间登记的名字,叫刘小梅。据当班前台服务员说,在办理住宿时,就是刘小梅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办的,登记簿也是她亲自填写的。”陆阳说道。  “她是哪里人?”蒋文涛问道。  “阜蒙县化石戈乡拉木屯村人。”陆阳答道。  “文涛,这不是和你捡到的那张纸条对上了吗?”周大康冲着蒋文涛这样说道。  “字条?什么字条?”陆阳不解的问道。  “哦,就是这张字条!”蒋文涛掏出字条递给了陆阳,陆阳拿着字条左看右看:  “我怎么觉得这字这么眼熟啊!”陆阳拍了拍自己的头:“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刘小梅的字迹嘛!”  “你能肯定?”周大康问道。  “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吧!”陆阳说道。  “太好了!陆阳,你拿着字条去站前旅社,把它同登记簿上的字迹再核对一下,看看是不是同一人的笔迹。文涛,你随我去一趟王局长那儿,将这件事儿向他汇报一下。”说完,他们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四  拉木屯是一个蒙汉杂居的小村子,全村不过1000多人,蒙汉两个民族的村民各占一半。一条流沙河由西向东途经这里,在这儿拐了一个大弯儿,又一路洋洋洒洒地向北而去,进入了内蒙古科尔沁大草原。  刘小燕的家就住在村西头。为了不惊扰村民,陆阳他们把警车停在了村外,徒步向村里走去。  陆阳他们到刘小燕家的时候,只有5岁的丫丫在家。大黄狗刚刚下了一窝崽儿,此时的丫丫正在狗窝前抱着一个小狗崽儿玩。看见这么多人进了院,大黄狗警惕的瞪着眼睛瞅着陆阳他们。  “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陆阳不敢靠近,只能保持一定的距离同孩子说话。孩子没有吱声,只是用陌生的眼神打量着来人。  “丫丫,告诉大爷,你妈妈去哪儿了?”陪同前来的村长宝日图说话了。  “去地里了,一会儿就回来。”丫丫见是村长问她,这才回了话。  “谁找我呀?”寻着话音,一位中年妇女扛着锄头进了院。宝日图迎了上去,对中年妇女说:  “小燕,他们是市公安局的同志,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那好,请进屋说话吧!”刘小燕把陆阳他们让进了屋。  “快上炕坐吧!”进了屋,刘小燕热情地招呼着。  陆阳他们也不客气,就在炕上坐了下来。其实到农村也无需什么客气,你不坐炕上又能坐哪儿呢?  坐下后,陆阳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刘小梅是你妹妹吧?”  “是,她咋的啦?”  “她死了,是被人害死的!”  “她死了?”刘小燕在得知妹妹被害的消息后,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也没有一丝悲伤,俨然一副莫不关己的样子,心态之平静让人吃惊。顿了一会儿,说出两个字来:“活该!”  这句话一出口,更让陆阳他们吃惊不小: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妹妹?”陆阳问道。  “公安同志,你们有所不知,像她这样生活放荡的人不死,天理难容啊!”  随着刘小燕的讲述,刘小梅的人生轨迹也开始向人们展现出来……  就在陆阳去拉木屯的同时,蒋文涛这边也取得了进展。在刘小梅租住的东梁矿家属区4号楼,蒋文涛了解到,刘小梅与一个叫李树林的男子来往频繁。据居住在这个楼的一位大妈反映,李树林每次来都是天快擦黑的时候。  “李树林最后一次来是啥前儿?”蒋文涛问道。  “好像是四月十五号,对,就是十五号!”大妈答道。  “这个日子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蒋文涛问道。  “因为那天是我老头子开劳保的日子。”  “那李树林这个名字你是咋知道的?”  “是有一次李树林从她家出来,可能是落了啥东西,刘小梅追出来喊他的名字,你说巧不巧,他的名字和我娘家哥哥重名,所以我就记住了。”  “哦,原来如此。”  蒋文涛告别了大妈,驱车赶回队里,将这一线索向周大康作了汇报。一听李树林这个名字,周大康马上想起十五年前那个组织妇女卖淫的李树林,他当时被法院判了十年徒刑,现在早就出狱了,会不会是他呢?  “管他是不是,先把他传到派出所再说。”蒋文涛这样说道。  “好,我跟你们一起去!”周大康穿上衣服,和姜文涛一起走出刑警大队办公楼,来到外面上了警车。  到了红树派出所不一会儿,李树林就被传到了。李树林一见到周大康就吓坏了,说话也开始磕巴:  “周、周大队,我自从出、出狱以来到现,现在,可啥违法事儿也没、没干过啊!”  “真的啥也没干过吗?”  “真的啥也没,没,没干过,这一点我敢,敢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发誓!”  “那好,我现在问你,你要如实回答。”  “是,我,我一定如实回答!”  周大康顿了一会儿,点着了一支烟,用眼睛同蒋文涛对视了一下,蒋文涛开始记录。  而此时的李树林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他不知道周大康要问他什么,所以心里害怕极了。   共 1215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茎异常勃起的4个因素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云南有治癫痫病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